關於部落格
遇見卸下發條的我,

說一場吉光片羽,喝一杯心情咖啡,

賽一場人生籃球,畫下一張心靈地圖。

你問我最近好么。
我說我私奔,和我自己。

邂逅也許是偶然,
但相信我,
沒有人喜歡孤獨,只是不喜歡失望而已。
  • 592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國慶特輯:說故事的馬來西亞人



本報《田野行腳》專欄作家的李永球便是那個走遍全國各地,收集馬來西亞故事,以及講馬來西亞故事的人。他中學開始便對馬來西亞民族習俗及田野史跡衍生濃厚興趣。

他在他居住和成長的地方太平,聽到了許多在歷史課本讀不到的民間故事和習俗,于是他在中學初三便結束學業,展開收集華人歷史及習俗的田野考察工作。

他20多年以來,在這國家的每一個角落,記錄逐漸失去的民間習俗,而他也從一個聽故事的人,漸漸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他將他收集的資料,記錄成書和紀錄片,也在本報撰寫專欄,訴說這國家多元文化的美麗,也引起人許多人的回響。

他不違言一路走來是寂寞的,但他卻擁有難以形容的滿足感,他欣慰這些美麗的文化習俗可以繼續傳頌,他欣慰他成為許多人眼中的“活歷史”或說故事的人,表態支持他繼續這份寂寞的工作,也主動向他說故事。

他慶幸這國家,各種族并沒有如泰國般被同化,每個種族保留了各自的種族和宗教特色,也成為了文化百花齊放的國家,也讓他總有挖掘不完的故事。

對他而言,雖然寂寞,但是心靈富足。

《家在馬來西亞》、《扎根》、《身在馬來西亞》、《我來自新村》等等記載大馬華人風土人情及文化記錄的作品,不知是否曾經感動你呢?

對于本地導演黃巧力而言,他制作了這一部一部紀錄片,其實是他寫給這國家的情書。

他借他最擅長的方式探索這國家,發掘了這國家多么豐富多么精彩的文化,過程中是難忘的,是難以磨滅的。他用他的生命編寫了一部又一部屬于馬來西亞的紀錄片,感動了無數觀眾,其實也感動了自己。于是,他決定用一輩子用影像來,記錄這國家的美麗與哀愁。

黃巧力認為,既然記錄馬來西亞是一輩子的事,那他從來不急于他的步伐,他就慢慢地以不同角度先來記錄自己較熟悉的大馬華人故事做起。

他走入自己族群社會後,發現單是華族就是多么復雜及多元,福建、廣東、廣西、海南、客家、潮州等等,每個籍貫都有不同特色的文化。然后他走進一個又一個新村,每個地方都有它的色彩。于是,他現在遠赴東馬,一個較為忽略的地方,挖掘東馬華社的故事。每一次的探索,都是一個美麗的發現,讓他對這國家如此的驚艷。

作為一個曾經在國際影壇奪獎的導演,他不曾想過拍攝其他國家的故事。他是一個活躍的背包客,也曾到過許多國家旅行,但他始終覺得拍攝自己國家的故事,才能說得精彩有深度。

他說,雖然同是華族習俗,但是每個國家或地區的華族習俗,有的已被本土化了,有的保留得比中國還更原始,而馬來西亞正是這方面的寶藏。

雖然他目前依然著手處理的,是大馬華社的故事,但是他其實也有計劃拍攝其他友族的故事,包括馬來人還有東馬許多土著的文化,都非常精彩。

其實大馬華人的故事,也放映了馬來西亞其他種族的淵源和色彩。他對這工作最滿足的,除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回響外,還有對這國家深入的了解。

但我并不寂寞,我有一個團隊,整個椰樓映畫的工作隊伍,都非常投入及制作一部部屬于馬來西亞故事的紀錄片,我們的心靈是豐足的。”


 

林悅曾從這國家出走兩年,走過許多國家和城市,也撰寫了《彳亍地平线》等游記書籍,一直有強烈的旅人形象,但她在去年出版了一本
寫馬來西亞故事的書籍《榴蓮國度》。

“這裡是我的家,我沒有第二個家,也沒有第二個避風港。我嚮往過很多城市和國家,甚至曾經到那裡居住過,最後我得出一個結論:別人的土地踩不出腳印。

我想說的是,一個人要找到自己能夠站穩的土地,才能有所作為,而且,他要找到一個立足點,找到自己的世界,才能踏實地履行一份耕耘一分收穫的信念。

我是十多年前遠走紐約,在那麼一個繁華和精彩的大都會生活下,領悟到要回家做事情的意義。”

她寫《榴蓮國度》其實是因為她心虛。在長達2年的旅行回國後,我忽然發現我很少在自己的國家走動,而且,重疊著旅人和國民的身份跨越馬泰邊界的時候,讓我忽然以一種既新鮮又陌生的奇怪角度來看自己的生長之地,而那一剎那,我發現自己對馬來西亞很陌生。

於是她決定走一趟馬來西亞。

"那時候,正是非土著情緒最不滿的一個時期,身為華人,我自然感受到這股交織著悲憤、痛心、生氣、失望等的情緒,也感歎我們落地生根了那麼久,還依然因為種族的劃分而對民族及身份定位產生懷疑,偏偏,這種迷茫往往又被他族套上不愛國的帽子來詮釋。"

於是,她想聽聽自己的族人怎麼說話,這裡頭有埋怨,有不滿,有悲傷,但也有寄望,也有斬釘截鐵的認同。

其實她撰寫《榴槤國度》時因為「近鄉情怯」的因素,反而不如《彳亍地平線》那樣寫得更流暢,但是她覺得,《榴槤國度》的意義,比《彳亍地平線》還要大,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認真看待自己國家。
「生長在一個多元種族的國家,過度看重自己的種族身份,往往帶來距離。身為華人,我不因此特別驕傲,也不因此感覺卑微,但我覺得,國家因為有我們的存在,才顯現了她的獨特。少了任何一個種族,馬來西亞都會遜色不少。

她認為,馬來西亞的精彩,恰恰是多元種族架構下產生的撞擊,並發出來的種種可能。這些並發出來的火花,經過磨合、遷就、交融而變成豐富的生活寫照。各族相互撞擊出來的火花,也許有矛盾,也許有猜疑,但我們都是因為這些大不同而組構出色彩斑斕的大馬印象。

"有時候,在自己國家也會面對「Culture shock」,你不覺得很有趣嗎?"


當然,說起說馬來西亞故事的人,尤其在國慶日,我們豈能忘記已故導演雅斯敏呢?

她用自然輕松的方式說一個又一個馬來西亞的故事,她的電影和廣告有不同的種族,說著不同的語言,但誠實說出一個馬來西亞人
對這個國家的情感和關懷。

也許說來有些傷感,親愛的雅斯敏,一個堅持說馬來西亞故事的創作人在今年去世了,今年及未來的國慶日和各佳節,我們不能如每年所期待地看到雅斯敏的廣告作品,也害怕以后沒有無法看到《Sepet》、《Gubra》、《Talentime》等令大馬人有共鳴和感動電影作品。

不過,感謝上蒼讓雅斯敏來到馬來西亞,為這國家的人民說了一個又一個感情豐富的故事。我們知道,會說故事的人,他們的故事會永存在我們心里,多年以后我們依然會記得胡姬和單眼皮的故事。因為這個說故事的人,我們開始記起用愛包容和互相諒解的理念。

我們會記得,我們是馬來西亞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