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遇見卸下發條的我,

說一場吉光片羽,喝一杯心情咖啡,

賽一場人生籃球,畫下一張心靈地圖。

你問我最近好么。
我說我私奔,和我自己。

邂逅也許是偶然,
但相信我,
沒有人喜歡孤獨,只是不喜歡失望而已。
  • 592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15malaysia絕對省思第七炮:我們的未來,就是夢

雖然有人覺得蔡添強的參演,讓整個短片政治化起來了。只是,我會覺得,他的演出讓短片曖昧起來了。至于政治化與否,是不是政治化的種子種在你心里呢?

看《One Future》我想到了翠梅給我印象,她安靜,但風不止,心在動,那海洋。

PS:開始有人會問我什么什么短片要表達的訊息是什么?嗯,《One Future》是一種反種族主義的姿態,如果我們只有黑白兩種顏色,也許我們被同化了,都一樣了,雖然政府給了你生活的需求和所有,
這是你響往的烏托邦么?

我們在馬來西亞,本來就需要更多顏色,馬來西亞本來就是因為有顏色才精彩。

 




附上星洲專訪:

公正黨策略主任蔡添強一向擁有敢怒敢言的鮮明形象,但他在15malaysia短片《One Future》中,
卻飾演一個不敢說話,規律聽從政府指示的平民。

諷刺的是,短片中的他最后結果和其現實生活經驗相似,因為說話而被政府關在扣留營中不見天日。

《One Future》是一出寓言式的短片,說一個虛擬的馬來西亞未來。未來的馬來西亞,政府給每一個人
固定的住所,固定的工作,讓所有人民可安居樂業的生活,但完美的條件是,所有人民都不能有說話的
權利,尤其是批評政府。

蔡添強飾演的就是一個倒霉的平民,有一天他的屋子系統失靈了,不能進入屋子,也不能聽取政府指示,因此
沒有安全感的他開口求救,卻換來牢獄之災。

蔡添強接受本報訪問時指出,這出短片是一種警惕,是一種反對專制的聲音,
政府和人民其實一直都努力塑造各自所響往的完美烏托邦,希望彼此
依據各自的意愿,是一個拉鋸戰。

“但是一個完美烏托邦是要付出一個代價,包括失去言論自由時,是否值不值得?這值得我們去省思,短片影射的不只是
內安法令,還包括反專制反權威訊息,這樣的訊息放在任何一個國家
包括新加坡,都會引起共鳴。”

不過,他認為,這是導演陳翠梅對于馬來西亞未來的一種另類聲音,但他不認為馬來西亞最終會變成如此恐怖的“烏托邦”,
因為短片引起共鳴和省思,也代表人民并不希望國家最終往那個方向前進。

他認為,他在短片中只是一個導演的工具,只是他演出有關角色,可能發揮了不一樣的效果。

他也非常支持15Malaysia計劃,認為國內創作者應有一個平臺和空間說出他們對國家種種事件的想法,包括批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