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遇見卸下發條的我,

說一場吉光片羽,喝一杯心情咖啡,

賽一場人生籃球,畫下一張心靈地圖。

你問我最近好么。
我說我私奔,和我自己。

邂逅也許是偶然,
但相信我,
沒有人喜歡孤獨,只是不喜歡失望而已。
  • 592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戀戀蒙古2:詩意屎意,天地一線間

 

這也許還是有少許不方便。不過,只要心態放得開,入鄉隨俗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有了一把雨傘,再去找找草多石頭多的地方,蹲下就地解決。功力深厚者如隊長林悅、Helen在零下溫度的寒冷晚上走出蒙古包去“解決”,不出兩分鐘,淡定回來還走路有風。

當然,小便問題不大,但是大便這回事,還真的是一門學問。

說到地廣人少的蒙古大地,只要有人住的地方,還真的是滿地盡是黃金屎。

除了住在首都烏蘭巴托的城市人外,蒙古草原上大多住的還是過著游牧生活的游牧民族。他們的生活極盡簡單,一切與大地為依歸,大小方便之事當然是以大自然方式解決。

而且,草原上盡是羊群、牛群和馬群,所以大地上處處見羊屎、牛屎、馬屎、狗屎,還有處理過的人屎。只是,對于我們這班城市佬下鄉,在“良好教育”和束縛了數十年的世俗觀念之下,隨地大便還真是需要勇氣。

蒙古大地上偶爾還是有看到一些廁所,尤其民宿還是有為旅客準備了廁所。不過,所謂的廁所也是簡陋之極,一般不是圍著下半身的木欄,就是木板搭成的廁所;里頭就是一塊木板,板中間一個洞。

由于在蒙古能夠吃到的食物,除了羊肉羊肉,還是羊肉羊肉。不知是否是這原因,大家的所“解放”的排泄物都有一股濃厚的羊騷味。上廁所者一就馬上練就停止呼吸的神功,或者將會面對近乎窒息或昏厥的難忘經驗。所以,當大家上了幾次封閉式的廁所,就開始懷念開放式的廁所了。

 

不然,就要學會一身忍功,能忍則忍,在必要時才出門解放,我便是當中忍住連續數日不放的“忍者”了。

尤其在晚上,那個在草原大地上的廁所,并沒有準備燈火(有沒有電流供應已經是另一個問題了)。大家也沒有勇氣在摸黑,蹲在一塊輕薄的木板上。踩屎事小,萬一木板被踩壞了,豈不是跌入萬丈“屎坑”?

                  
畢竟存放太久不放,也不是一件健康的事。但有些事情急不來,忍久了,便意好像不是說來就來。終于在連續5天不放後的一個晚上,便意突然來襲。雖然我怕鬼也怕黑,但是在“便情難切”之下,只有鼓起勇氣悄悄走去蒙古包前的樹林里“解決”。

找到一棵大樹下蹲下準備“解放”時,突然發現眼前有一個物體看著我,嚇了我一跳。我定眼一看,原來是民宿主人的家犬“小黑”。
小黑搖著尾巴,好奇地看著光著屁股,準備解放的我。還好,由于小黑本來就黑,加上天黑,它看不到我的臉紅。

我不斷搖擺雙手要小黑叫走開,但小黑還是無動于衷。在小黑含情脈脈之下,我只有無奈地走開。

不過,始終便意還在。我只有匆匆離開樹林,換地方到一片清澈白湖邊解放。那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好地方呀!月光灑在湖面上,有種驚艷的詩意。但是,詩意和屎意畢竟還是在一線之間。在寒冷的天氣,蹲了半小時,該出來的始終不出來,還真是非一般的折騰呀!

滿頭大汗的我,只有無助地抬頭望著滿天的星星,祈求老天爺快點結束我這場噩夢吧!

我看著星空,軟硬兼施地向老天爺“嗆聲”,要它就讓我放一放吧!突然,一顆流星劃過,我興奮地趕快許愿!

只是,這時候,我突然放了......

“oh!shit!我竟然許了.....屎。”

此時無聲勝有聲。

 

 


 

 


   
 
蒙古的廁所,天地之間的,有一個洗手盆,和左手邊的露天廁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