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遇見卸下發條的我,

說一場吉光片羽,喝一杯心情咖啡,

賽一場人生籃球,畫下一張心靈地圖。

你問我最近好么。
我說我私奔,和我自己。

邂逅也許是偶然,
但相信我,
沒有人喜歡孤獨,只是不喜歡失望而已。
  • 593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口袋裡的花,說一個劉誠達

 


《口袋里的花》3個小演員有趣可愛的演出讓電影生色不少,難得的是他們的演出自然,互相扶持的兄弟情帶來許多歡笑,也有感動。電影另一個亮點倒是獨立電影導演李添興的演出,他試驗的人形模型技工角色壓抑但充滿想像,出場時拿著“斷肢”到處走,還真的有些變態的味道;而且他胸口一直流水,原來是缺水的人魚?劉城達的黑色幽默痕跡處處莞爾。

《口袋里的花》在年尾大片圍攻下像個奇葩,然而電影沒有難看懂的問題,畢竟釜山影展觀眾票選最受歡迎電影會有多難懂?沒有所謂看不懂的事,只是你是否愿意打開胸懷,接受好電影而已。

所以,這是一部馬來西亞電影。

劉城達說,在馬來西亞,華人總是被視為聰明的一群,數學應該好,懂得計算就自然有好的發展,可是那些那些功課不好的華人怎么辦,他們在被忽略及邊緣的當兒去了哪里?于是,他想拍一部有關這班被忽略的華人故事。于是,有了他這部叫《口袋里的花》的首部長片。

電影的主人公是一個寂寞的單親爸爸以及兩兄弟,他們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大人在彌漫空虛的無言空間中沉默著,兩兄弟在填鴨式小學生活過著被忽略但自得其樂的生活著。熟悉的場景、不同膚色及語言
一直告訴我,這是一個馬來西亞色彩的電影,當然這樣的故事也許就常發生在你我身邊,尤其在這寂寞的城市里。

只不過,當一個馬來女孩闖入兩兄弟的世界時,頓時我不能免俗地想起本地獨立電影的馬來西亞色彩,當然還有雅斯敏,還有《單眼皮》。剛好,劉城達給我其中深刻的印象,就是他的單眼皮。

劉城達坦承,他就是要拍一部馬來西亞的電影,也就是像雅斯敏的電影。他出身於國小,自小就與其他友族同學打成一片,有時大馬華人及馬來人之間的生疏,總令他有無限感慨。

他就說,他曾於開齋節到馬來朋友家拜年,而那馬來家庭的婆婆是個華人色彩很濃的華人,身穿傳統華族服裝在身穿馬來傳統服裝的兒孫特別顯眼,但是穿插著馬來話和廣東話的和諧氣氛令劉城達覺得非常美麗。

于是,他想說更多馬來西亞的故事。


所以,單純來說,這是一部有關花的電影,雖然沒有看到花。

劉城達說,電影叫《口袋里的花》是因為他聽說某些國家在母親節時,會將紅色或白色的花戴在胸口,紅花代表媽媽還活著,白色代表媽媽已經去世;他想拍一部兩兄弟千里尋母的故事。但是后來的后來,故事已經變成相依為命的單親爸爸和兩個小兄弟一起生活的故事。劉城達說,故事里的小孩已經記不起媽媽的模樣,和媽媽似乎也
沒有什么關系了。

只是看完電影後,總覺得那看不到的口袋里的花一直出現。那本地獨立電影導演李添興(JAMES LEE)飾演的爸爸,胸口不知為何總是漏水,直到兒子生病大鬧一場,讓習慣冷漠的他,突然想走出那框框出走,胸口那灘水,提醒他缺乏了愛的養分,要回歸海洋找回自己。(也許他曾經是人魚?)

口袋里的花,是放在心口的愛。電影里的兩個小兄弟再頑劣,他們在有些苦澀的生活中,都非常關懷對方,他們缺乏愛,于是他們愛他們的爸爸、朋友、以及被丟棄的小狗。當那小狗被爸爸狠心丟棄時,他們感覺愛缺氧,于是開始病重。

他們也需要出口,他們需要簡單的愛。

劉城達說,這也是這個國家,這個城市周遭的故事。雖然他強調,他童年生活并不快樂,但這不是他的故事,只是,當劉城達那張靜靜看著花的造型照,就覺得他其實他向往的,也是那口袋里的花。

所以,如果你擔心《口袋里的花》是一部深澀難懂的電影,那你倒不用擔心,《口袋里的花》在第12屆韓國釜山影展摘下“新浪潮獎”以及觀眾票選獎,是一部富有童趣及黑色幽默色彩的電影,親切有趣,還有一絲深意的電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